欢迎来到 - 页大圣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现代故事 >

现代故事:闺门旦万里挑一声声断肠,魂锢额妆百年咒怨难破

时间:2019-03-12 11:58 点击:
美眸,樱唇,似笑,非笑,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美人,而你与我,不过是衬了那额妆,演绎一场旷世悲华。终究会有谁记下你的小生与我的闺门旦。 春雨贵如油,戏曲学

黑色的车子停在纪凉面前,探出头来的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不同于别人爸爸的高大,纪东升更多的是阴柔,凭着这样的阴柔他却从不唱旦角,一直都是小生,而旦角向来都是纪家的媳妇唱。

纪凉上车后,纪东升笑了笑: ”小百花招生,不去试试?”

纪凉看着车窗外,竟然下起了雨,绵绵细雨打着车窗, ”今年的雨还真是多,爷爷不是说三年后小百花才招生,为什么只等了两年?”

纪东升笑了笑: ”小百花这么红,是靠老一辈打下来的。你爷爷说,要尽量多培养一些好戏子,以后这小百花才能经久不衰。”

好戏子,什么样的戏子算是好戏子?一辈子把性命搭进戏里才算好戏子吗?”小百花的旦,今年还是爷爷主考?” “旦角,一直都是你爷爷亲自主考,不知道今年能不能出现十年前那样旷世绝色的闺门旦了。”

小百花的招生定在周日上午八点。还没到六点,程琳就醒了,报考小百花的压力太大,她已经很久没睡好了。眼睛都已经有了眼袋,宿舍里的人有一半今天要去小百 花报考,这里面有获过市里一等奖的刀马旦程菲,有青衣莫晓兰,她不仅青衣好,花旦唱得更是妩媚清丽,她们实力都比程琳强,而程琳除了擅长一手闺门旦,再无 傍身的,所以很紧张。昨天晚上她还做了一个梦,梦里,宿舍里的程菲和莫晓兰都死了,只有她一个人去参赛。也正是这梦把她吓醒。

没有打扰别人,程琳带着自己的书包出了宿舍,走的时候程菲醒了,迷茫地对程琳说: ”程琳,你可要加油。考上小百花请我们吃饭。”程琳笑了笑: ”你也要努力。”

出了学校的门,程琳也不知道去哪,在门外的小吃摊匆匆买了早点,一边吃,一边想着昨晚念的唱词,小百花历代的闺门旦都是名动京剧界的名角。一颦一笑,一怒 一悲,都妩媚动人,程琳小的时候就是看了一曲小百花艺术团的杜丽娘便下定决心学习戏曲,就想着会有一天也上着那妆在舞台上演绎一曲悲欢离合。戏曲不仅是她 的职业,更是梦想,乃至生命,所以她绝不能失败。

到达小百花艺术剧院的时候,正好七点半,来的人已经不少,都是戏曲学院和科班出身的好苗子。程菲来的时候上了妆,她本就漂亮,上了妆,人更艳丽了,看到程琳,程菲笑着跑了过来: ”琳琳,你看我这一身妆扮怎么样?”

“真好看。其实以你的实力,根本不用上妆争那点惊艳的分。”程琳看着程菲妩媚的娇颜,心里有种东西在慢慢升起,然后落下摔了一地。

程菲笑了笑自信地说: ”小百花,我可是志在必得。明年我就十六了,我一定要在十六岁当上小百花的头牌刀马旦。” 程琳看着程菲也笑了笑,那种笑带着一种撕碎希望的悲凉。

报名的所有人被分为生旦净末丑五间屋子考试,而程琳和程菲还有莫晓兰分在了一起。程菲呢喃着穆桂英挂帅,莫晓兰浅吟秦香莲的唱词,只有程琳注意到了小生的队伍里有一双眼睛看着她,而且看了好久。

“程琳,看什么呢?”顺着程琳的目光,莫晓兰也看了过去。”你认识他?”

程琳摇了摇头。莫晓兰说: ”他叫纪凉,是咱们学校的头号小生。我和他搭过戏,人家可是京剧世家,他爷爷好像就是小百花艺术团的团长。”

程菲也看了过去,不屑地说:”这样的太子爷和我们抢什么名额,他这么好的家势,去北京念戏曲学院多好,非要考小百花。”

程琳看着那个叫纪凉的男生。他在笑,而且笑得妩媚,若是旦,也是梅兰芳、苟慧生一样的名角,为什么要学小生?

纪凉看着对面的程琳,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没了那日《思凡》里赵色空的娇俏,安静了不少。

冲着程琳,纪凉摆了摆手。程琳笑了笑。两人就这么打了人生中第一次招呼。

旦角的考官是个老人,整间屋子只有一个人。老人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程琳,看得程琳有些胆寒,在那双眼睛里程琳仿佛能看到很多旦角的身影,妩媚且悲凉。

老人问:”你就是程琳?” 程琳点头:”老师,我就是程琳,是戏曲学院三年级的学生。”

“唱一段吧。”

程琳的声音开始响起,伴着那声音的是一套完整又规矩的台步。老人没看,闭目听着那声,低婉带着一种悲凉,不安的小尼姑情窦初开,那感觉带着害怕又有着对俗世的好奇。

现代故事:闺门旦万里挑一声声断肠,魂锢额妆百年咒怨难破

那年她也是唱的《思凡》。老人冰冷的脸上带着一丝浅笑: ”今年戏曲学院的学生都是很强的,可是旦我们只要一个,你们学校的程菲是个不错的苗子,和你不分伯仲。你回去等消息,要是有消息,艺术团会通知你们。”

又是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局,等,要等到什么时候。

程琳刚要转身离开,老人便叫住了她: ”不想看看,考上小百花艺术团,旦角的礼物吗?”

程琳回过头一愣道: ”考上小百花已经是我最大的奖励了,礼物我更不敢奢求。”

老人笑了笑,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四方的盒子:”过来看看,程菲也看过,这是小百花艺术团旦角的礼物,历代传下来的。”

那是一套精美的额妆,贴在盒子里,下面是镜子。乍看上去,仿佛那额妆就在自己头上,妩媚动人,整个人像是都活了。

“谁考上小百花,这套额妆便是谁的。”老人合上盒子,仿佛割断了程琳的梦,梦里她是游魂的杜丽娘,是娇俏的俞秋素。

程琳有点失望,不过既然她和程菲不分伯仲,有程菲的消息就自然会有她的。

回到学校,等了几天,一直都没有等到消息,程琳有些不耐烦,小百花招生不定几年才有一次,若这次失去了机会,她什么时候才能出头?她和程菲不同,程菲即使 不唱戏,也会有很好的出路。而最关键的还是那副额妆,很久以前她就想有那么一副额妆,衬得女子林下风气,绰约多姿。那额妆仿佛就在眼前,一把抓住就是她 的,程琳觉得自己好像着了魔。

终于,消息来了,下午程菲和程琳同时接到了老师的通知。程菲和程琳通过了旦角的考试,可是小百花只要一个旦角,所以要她们再比一次。明天进行最后一次考试。

听到这消息,程菲笑了笑不客气地跟程琳说:”程琳,真对不起,小百花这名额注定是我的了。”

莫晓兰说: ”你怎么知道不是程琳的?程琳的闺门唱得可是学校里最好的。”

程菲叠着戏服,笑道: ”学得再好,有什么用?这年头做什么都要靠关系,我爸说今年小百花唯一的旦角是我。” 众人都是知道程菲的爸爸在文化部门工作,程家也很有势力,她这么说肯定是有必胜的把握。莫晓兰没有考上,本来就生气,听程菲如此说,更是气得摔门而去。

程琳追了出去,在洗衣房找到了莫晓兰。莫晓兰家境也不好,考上小百花也是她的梦想,没想到第一考就失利了。 洗衣房里,莫晓兰揉着衣服怒气冲冲地说:”程菲,等你活得到你上小百花那天再说吧。”

程琳吓了一跳: ”晓兰,你没事吧?”

莫晓兰一愣。说: ”我真看不惯程菲那架势,好像戏曲学院就剩下她一个了,拽什么拽!”

那天晚上,程琳做了一个梦,梦见程菲坐在化妆桌前,贴着那额妆,一身杜丽娘的妆扮,回头的时候吓了程琳一跳。她的妆只上了一半,那一半脸惨白得透明,看着程琳笑着说: ”程琳,来陪我呀,来陪我呀。”

那个梦把程琳吓醒了。天刚蒙蒙亮,屋子里浅淡地响着曲子,这屋里有MP3的只有程菲,看来又是她在作怪。程琳没理会,翻身继续睡。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