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页大圣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故事 >

《流浪地球》的诞生:首先解决的是故事如何本土化

时间:2019-04-02 15:07 点击:
原标题:《流浪地球》是怎么诞生的来源:中国新闻周刊nbsp;在此之前没有人看好中国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诞生记《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行本文首发于总第887期

  没有人看好中国的科幻电影

《流浪地球》主演吴京

《流浪地球》主演吴京

  《流浪地球》诞生记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行

  本文首发于总第887期《中国新闻周刊》

  几乎毫无悬念,《流浪地球》凭借一个硬科幻的冒险故事,领跑了春节档的电影票房榜和口碑榜。即便如此,导演郭帆在春节期间仍然坚持跑路演。大年初二,他继续出没于全国各大影城。做这部电影的四年时间里,对他来说,也许就是一场大梦,电影上映,他制造的梦境感动了观众,也让不相信中国能拍出科幻电影的业内人士刮目相看。

  接触《流浪地球》项目之前,青年导演郭帆曾经拍过两部电影。2014年,一部改编自同名歌曲的青春校园片《同桌的你》,用2000万元成本就拿下4.5亿的票房,这证明了他的商业能力。但从第一部带有科幻元素的《李献计历险记》开始,他想做的电影类型就只有科幻。

  《同桌的你》商业成功后,经纪人拿到郭帆面前的项目基本都变成了同类的青春爱情题材。资方许诺资金已到位,只要他愿意,马上可以开拍。而当郭帆给经纪人和身边朋友讲起自己被《终结者2》影响很深的科幻情结时,得到的回答是一连串的疑问:国产科幻?可能吗?观众能相信吗?不会觉得违和吗?那得多少钱,能回本吗?有演员愿意演吗?别人都没做出来,你怎么就能?……

  郭帆无言以对。

  那是2014年,中国电影市场高歌猛进,约300亿元的年度总票房,让中国电影市场进一步缩小与美国的差距。而中国电影人面临的事实是,在《阿凡达》《盗梦空间》《星际穿越》等好莱坞电影重工业打造的科幻电影屡创票房奇迹的强劲势头下,中国的硬科幻电影还是零,当时《三体》电影项目的启动给中国观众带来的却是一剂虚幻的兴奋剂,很快就杳无声息。

  也是在2014年年末,广电总局组织第二期导演团去美国六大电影公司之一的派拉蒙短期“访学”,郭帆是其中一员。结业那天,派拉蒙举行了一场欢送仪式。席间,郭帆好奇地问一位美国电影人,“你们平时看中国电影吗?”“不看!”对方的回答简单干脆。“为什么?”“因为有字幕的电影我们都不看。”

  回国次年,他接触到了《流浪地球》的项目,但注定面对种种未知和同行的质疑。郭帆经常约朋友一起聊这个项目的可能性,也聊美国之行的眼界大开与心有不甘。酒桌上,北漂时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兄弟龚格尔对沉默无言的郭帆说,你要是干,我帮你。

  接着,拍《李献计历险记》的摄影师刘寅来了,参与过《三体》项目的美术郜昂来了,做过《寻龙诀》视觉效果的丁燕来了……四年多的时间里,经历了拍摄超期、资金超支、资方撤资等噩梦后,“活下来,别赔钱”成了郭帆当时最简单的想法。

  “全身心投入这个项目的四年来,发现自己特别像一个跑马拉松的人,一直在绷着往前跑,同时又始终看不见终点线,在这个过程中,焦虑、失望,有时甚至绝望到怀疑自我,而且很难找到一种宣泄的途径。那时全靠硬撑,没啥招儿,有时候会不想起床,倒不是说有多困,而是醒来的那一刻就会想今天又是一堆事儿,不想睁眼,只想逃避现实。”郭帆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说这话时,《流浪地球》的票房早已超过20亿元。

《流浪地球》剧照

《流浪地球》剧照

  临界点

  2015年底,中影股份举行的2016年新片发布会上,公布了包括《大唐玄奘》《我的战争》《流浪地球》等共计33部影片项目。

  进入筹备期的项目都公布了导演人选,“郭帆当时已经为《流浪地球》项目做了半年筹备工作,但最终还是没有在那次发布会上公布导演人选。说白了,就是对项目团队的担心,也是对中国影视现状能不能支持做出科幻电影的担心。”中影公司一位负责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在中影公司公布《流浪地球》项目之前,中影公司还提前储备了刘慈欣的《微纪元》《超新星纪元》等项目,而投资拍摄重视觉效果的《狼图腾》《长城》等项目就是为筹拍科幻电影热身。投资成本为2000万元的另一小成本科幻电影《伊阿索密码》是中影对科幻电影的小试牛刀。该片上映后口碑、市场双双惨败。

  但在这些项目操作过程中,从业人员也收获了经验,《狼图腾》筹拍前,中影公司就规定要尽可能使用国内团队。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不得不带着他的核心技术团队给中国团队讲了许多天的视觉效果课程。

  同时,国内导演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国内观众与国外观众在审美和文化上有巨大差异,国内和国外的电影团队在岗位分工和工作流程上有着根本不同,更不用说由于语言差异带来的交流障碍。

  所以,《流浪地球》项目的启动就显得更加谨慎。

  此前,中影公司把执导此片的人选圈定在詹姆斯·卡梅隆、阿方索·卡隆(代表作品《地心引力》)、斯皮尔伯格等国际科幻大导演身上,吕克贝松在《千星之城》上映后一度与中影公司接触频繁,“基本上都跟他们沟通过,但没有人愿意来中国拍科幻片。国外导演没戏,我们又考虑过国内一线导演,也没有人愿意接。没有人想砸自己的招牌。”《流浪地球》项目中影方面前负责人朔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就是在这样一个临界点上,郭帆进入了中影公司的考虑人选名单。

《流浪地球》的诞生:首先解决的是故事如何本土化

  “北京的房子那么贵,

  我们要跑就得带着家跑”

  如果真的到了太阳氦闪爆发的阶段,地球上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不同于软科幻,创作硬科幻电影剧本首先要解决的难题就是未来世界观的创造,这个问题让郭帆团队争论了三天。

  他们讨论的结果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可能不会有联合政府,不会有集体主义合作,国家之间可能早就产生战争了。“这是我们预想的结果。所以,电影中联合政府带地球一起流浪到外星系的设定其实是我们感性的一个理想。”郭帆说。

  投资方对项目过审的前提条件是,必须要写出一整套能被认可的“世界观”。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